复又圆整
美|文明的邂逅|2012年12月号|总85期
撰文:TAKI 摄影师:黎晓亮



工整无比,精彩不断。

实际上就像是用着理性的手法和态度,完成了所有的感性。

印刷师负责丝巾制作的最后一步。爱马仕丝巾的制作步骤繁复,在安静的爱马仕工坊中,先由设计师绘制出趣致的图案;随后是雕刻师将图案根据色彩进行拆解,每个颜色制作一个模板;第三个步骤是为印染部门调色的颜料师,依照色彩部门所给的配方,将颜色混合以便获得需要的色调;第五步才是印刷师,他们用雕刻师的印版逐层将最初设计师的心血还原出来。这份工艺冷静如冰,前期匠人们一切的努力和缺憾都会在印刷作业这里反映出来。

自信满满。丝巾印刷师卡梅尔·阿马杜颈间围着几何纹案的橘色丝巾,眼神活泼得像一场默剧,和他“纳百川”的工作不同,他本人更喜欢给予,给予笑容以及挑起话题。这样一位活泼泼的人在爱马仕工作了25年,坚持来自于热爱。对他来说,每一次看到新图案,他将跟随设计师的图纸,经历一场全新的旅行。他会寻找设计师的灵感,了解图样背后的意义;然后亲自拼装从制作上游流淌下来的碎片,还原设计师的灵魂。

虽然比起艺术家,匠人的称号似乎欠了点性感,但这两者之间却有种不可否认的共同点——时间。都是经历过漫长的历练,途中艺术家的时间不知何时就飞走了,而工匠们的却沉淀下来。能够不带任何迷惘地沉浸在几十年中犹如一日不可小觑,当阿马杜滔滔不绝地讲述着整个复杂又严格的工艺过程,冷静又专注,同时带着源源不断的激情,就几乎好像已然正在实地观看他们的操作场景:工整无比,精彩不断。用着理性的手法完成了所有的感性。

生活:如何来到爱马仕
阿马杜:出于偶然,也可能是命运将我带到这里。25年前我在柯达公司做销售工作,当时柯达要求我去巴黎工作,我打算花费一个月的时间,把我的家从里昂搬到巴黎。那一个月间有个在爱马仕工作的朋友问我能不能去工坊帮一个月忙,于是就变成了两个月、五年、十年,直到25年,我一直都在爱马仕。

进入爱马仕两个月以后,柯达公司又给我来电,他们都在等我并问我为什么还没回去,我只好说“那也许你们需要等很久了。”我是个信命的人,也许手上掌纹早刻在那儿,你看这条,是我与爱马仕相遇的连线。

生活:对你来说,手工艺意味着什么
阿马杜:在快速消费的大时代下,手工业是逆流的清泉,代表着不同的时间维度。爱马仕的文化精髓便是“质”,质量是一种思想,是匠人的生活方式。作为匠人,要学会听懂物品工具们的语言,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学习与磨炼,长达生命长度的时间。手工业也意味着传承,我们的作品被客人珍视着,每当我在路上看到客人戴着我们的作品时,就会感到一种由衷的骄傲;我们也需要用心将手艺传给下一代,在这点上爱马仕也一直在陪伴着我们。

生活:在制作中碰到过哪些技术上的问题
阿马杜:在工作中其实我每天都在面对技术困难和限制,这也是印刷师的职业财富所在。我的工作并非日常性得重复,每次看到新的设计图时,就是面对新的挑战。我随身携带的这条印第安人丝巾是我的幸运方巾,以它为例,这幅图总共需要36种颜色来完成印刷,仅在脸部处理就需要17种不同颜色的叠加,上两个颜色之间需要半小时晾干,那我就等足半小时才继续下面的工作。有时候遇到有些图案,为了保证正反面颜色相同,在图案面中部只需要印刷两次,但在没有图案的四边却会被印刷四次,这些都是逐渐摸索出来的。

生活: 除了丝绸,还喜欢在哪些材料上创作
阿马杜:我并不光在丝绸上印刷,也在其他天然材质上制作,包括羊绒、薄纱、绵。我自己特别喜欢羊绒。爱马仕只用最天然,而永远不会选择人工合成的材料,从这点上来说我们还是非常幸运的。

生活: 对于以后想从事这门手艺的孩子们,有些什么想说的
阿马杜:我有两个孩子,大女儿22岁,小儿子8岁,小儿子说他要做医生,我说“好呀,为什么不呢。”人生职业是为了自己,当你选择它的时候就像选择了梦想,不要中途放弃。年轻人请牢记我的三个忠告:为自己而做,坚持到底,相信自己。不知道你从我的眼睛里看到闪动的小火花没有,那是对这份职业的热爱。